周刊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频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大泥鳅河惨案

2021-09-18 11:02:56 | 来源: 中廉导刊

题记

“九.一八” 国难日,距今已90周年。

1931年9月18日晚,日本侵略者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炸毁沈阳北郊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却反而诬陷中国军队,并借此突然袭击了东北军驻地沈阳北大营。接着就出兵侵占东北三省,三千万生存在白山黑水间的同胞由此遭受了长达14年的残酷血腥屠杀。

此文于 “九.一八”来临之际推出,是为了揭露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在灭亡之际,又在逃亡途中制造了一起罄竹难书惨绝人寰的杀戮惨案。

勿忘国耻!

(1)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三江平原完达山地区的日本军转民团人员也纷纷撤退向牡丹江等有铁路专线逃窜,谷藤正川带领着一百多日本团民在逃亡到宝清县七星泡时,遭到伪警察喻殿昌部的突然伏击,火力相差悬殊,日本开拓团团民们已经顶不住了,有的开始边打边向后面逃去。那些民团的马车多数已车翻人亡,公路上满是人畜的尸体,惨不忍睹。

古藤正川知道,这样对抗下去,很快就会全部灭亡,为了赶快冲出去报信,求得活命,他扑到一辆马车旁,卸下一匹马,随即翻身上马,向宝清方向奔去。

谷藤正川冲出战场,飞马向宝清县城奔去,他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心里想着快把这里的遭遇报告给佐田树二,告诉给安田正太郎和笠原英杰,让他们为自己的妻儿报仇,为团民们报仇。

当他跑到县城附近,头脑开始冷静下来,他想到喻殿昌之所以敢向他们开枪,说明城里的同胞们一定撤离了,否则的话,喻殿昌就是长十个脑袋他也不敢,自己不能盲目进城去白白送死。于是,他策马绕过县城,心急火燎地向西飞奔而去。

稀稀拉拉的小雨下个不停,谷藤绕过宝清县城,便进了完达山余脉兰棒山山区。泥泞的山路马跑不起来。第二天,谷藤正川赶上几伙日本人,但都是宝清和饶河逃难的开拓团团民,山路两旁尽是遗弃物,有卡在泥坑里和陷进路旁烧毁的汽车,也有枪支器械,还有行李衣物等。

谷藤正川触景生情,想起被喻殿昌枪杀的儿女和同袍们,怒火攻心,又频频摧马向西奔去。

(2)

人急马快,当谷藤正川跑到兰棒山南麓时,追上了宝清县公署逃离的队伍,他急忙询问安田正太郎在哪,有人告诉他在前面,他丢弃大白马向前面跑去。

此时的安田正太郎和笠原英杰一边走着一边谈论着眼下的时局,谷藤正川撵上来。当即跪倒在他们面前,一句话没说放悲声哭了起来。一个壮年男子,豪气正旺的时候,哭声震天令人胆寒。安田认真一看,认出是谷藤正川,急忙把他拉起来,迫不及待地问道:“谷藤,你们什么时候撤离的,其他人呢?”

经他一问。谷藤张开泪眼,呜咽地说:“警事官、科长,你们可得给我报仇啊,我们还没出宝清就被七星泡的喻殿昌和他的部下一百多人截住了,多数人都死在他们的枪下,冲出来的也没几个,我是急着来报信才星夜赶来的,科长,咱们返回去吧,去报这个仇。”

安田正太郎听了,眉毛倒立,大骂喻殿昌“八格牙路!”

笠原英杰显得老练地说:“人心叵测,没想到喻殿昌如此狼子野心。谷藤,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放心,这个仇早晚要报的。不过眼下我们首先要想办法度过眼前的困境,太太平平的回到国土。这个仇呢我们都记在心里。谷藤,眼下不愉快的事情多着呢,我们暂时不要过分的去理会他。你跟着我们一块儿撤吧,深仇大恨以后是有机会报的!”

说完,他从谷藤身旁走过,谷藤回头看看,想要笠原回兵报仇已是无望,只好转身走进队伍,向西无目的的慢慢走去。

(3)

笠原英杰和安田正太郎带着人马缓缓地走到勃利和宝清交界处兰棒山西南的大泥鳅河东岸,这时,前面潮水般涌来一大批伪国兵,这些国兵是十一军管区榴重队三连的和二十八团大营的,前一天,团副刘长顺就带着七百多名部下向西出发,准备到林口的麻山与大部队汇合。驻防在宝清的十一军管区第十一榴重队三连一百二十多人,在连长张东书带领下也随之向勃利一带撤退。

刘长顺率领的二十八团抵达勃利的桃山(现七台河桃山区)一带,遭到苏联空军的轰炸。团旗被炸飞,刘长顺负伤,部队被炸散,士兵们各奔他乡。榴重三连在接近桃山时,遇到溃逃的二十八团士兵。

张东书听到苏联红军占领绥芬河、勃利、牡丹江的消息后,当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并临时召开了由连副耿传林、排长刘世勋、张义强、闵国山参加的军事会议。他们审议讨论了局势,一致同意部队就地解散,自讨方便。

这一决定通知部队后,当时有三十多人跟着下士班长李文富继续往西去,因为他们都是吉林省榆树县、扶余县、德惠县的人,准备越过勃利、牡丹江回老家。

余下的九十多人是密山、宝清、富锦、饶河、同江一带的人,他们决定跟连长张东书回宝清后再各奔东西。这样,可是人多势众壮胆,也避免在桃山到宝清这期间兰棒山深山密林中迷失方向。

8月16日傍晌午时,张东书带着这九十多人从茄子河往东回到了大泥鳅河的西岸边。由于连日阴雨,泥鳅河水已出了槽,被当做桥的几个大木头在河面上被急流冲得上下浮动着,张东书见战士们都走得人困马乏的,就叫大家休息一下,打打尖(吃点东西)。

这时,笠原英杰,佟松寿这些人也好不容易地赶到大泥鳅河的东岸,两部隔河相望。笠原英杰和安田正太郎看着这些全副武装的伪国兵退回来,心里有些害怕,生怕喻殿昌打开拓团的悲剧在这里重演。于是他召集了几个日本人小头目,临时开个个紧急会议,研究了个先下手的罪恶计划。

(4)

张东书他们休息了一阵子后,准备过河继续往东奔宝清县方向行走,这时看见一个日本警察过了木头桥走到榴重三连跟前。他先深深的鞠了一躬,有些客气的说:“哪位是长官?佟县长让过去报告前方军情。”

上士徐春路气哼哼地说:“俺这里没长官,你回去告诉佟县长,俺们现在已经是解甲归田的老百姓,不知道什么叫军情。”

其他士兵也应和着:“连长,咱都是要回家的人了,管他什么县长不县长的呢。”

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张东书培养以服从为天职的性格,既然县长要了解前方情况,去向他汇报一下也是应该的,他看看大家说:“你们先在这呆一会儿,我过河把情况说一说就回来。齐少华,闵喜山跟我一块儿去。”说着,三人随着日本警察过了河。

三人到了佟县长和笠原英杰面前,张东书把在路上听到的军情扼要地向他们进行了报告。笠原听完报告说:“你们回去一个人把队伍集中过来,县长要训话。”

张东书按照佟县长和笠原的意识便同意齐少华回到河西通知原地休息的士兵。

榴重三连九十多名士兵随齐少华来河东路上,安田正太郎命令他们把枪架起来,退到路边上休息,听候训话。

这时,安田正太郎他们又命令部下设卡堵截陆续退回来的伪军士兵,将他们全都集中在大泥鳅河东岸。

笠原英杰站在伪军队列前,煞有介事地说:“临阵脱逃,本应就地正法,但念你们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子女可以放你们回家,但是武器和军服是国家的,必须留下来,然后放你们走。”

士兵们被迫脱下军服,只穿着裤衩背心儿,一律面朝南排成四行,跪坐在公路南侧。

在伪军背后的路面上。六七十日本鬼子和朝鲜汉奸驾着四挺机关枪,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如临大敌,面露杀机。

有几个伪军士兵一看这阵势不对,日本人要对他们下毒手,正准备联手起来夺枪同鬼子拼命,安田正太郎嚎叫一声:“射击!”敌人所有的机枪,步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将那些无辜的伪军士兵们,几乎全部击毙于路上和路旁壕沟内,尽管有一部分人在射击的口令下达前的一瞬间,钻进路南的草塘子,也有人跳进河里,也没有逃出厄运。只要哪里有草稍动弹或有响声,敌人就向哪里开枪。不时有被击中的人,侥幸能够活命逃出来的不足四、五个人。这伙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对那些负重伤、一时尚未断气儿的伪军一个也不放过,只要发出呻吟声,敌人就立刻添枪。

在路边,草甸子和大泥鳅河里,到处是死去的伪军士兵的尸体,滔滔的泥鳅河水载着不少伪国兵士兵的尸体向远方漂流而去。

大泥鳅河河东屠杀惨案旧址现场,河湾现在已是万亩稻田

这场大屠杀,持续到日头偏西,笠原英杰一看伪军士兵们已死亡殆尽,便下令放火烧掉了伪军的衣服,砸毁了枪支,惶惶张张的向西逃窜。

笠原英杰,安田正太郎这些十恶不赦的刽子手,在穷途末日之际,制造了这起触目惊心的大泥鳅河血案。当这群杀人恶魔亡命潜逃到牡丹江时,终于被苏联红军和当地人民自卫武装抓获,被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接受了正义的惩罚。(李兴发 李朝阳 纪奎权)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根据今日七台河改编整理)

责任编辑:兰明启
手机版
相关阅读
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人员查询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条款隐私保护廉政建设投诉中心联系我们手机版
中廉导刊-周刊网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2037 by www.dzzk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57422509 值班电话:13240250789
投稿邮箱:cndzzkw@sina.cn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