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频道 > 人物春秋 > 正文

陈祥将军的光辉人生

2021-11-10 15:53:36 | 来源: 中廉导刊

2021年9月4日,陈祥将军陈列室在其家乡——安徽省金寨县油坊店乡周院村建成开放。我们有幸受邀参加了揭牌仪式、参观了陈列展。

一幅幅泛黄的照片、一件件珍贵的文物、一段段精美的文字、一句句深情的讲解,再现了将军的光辉人生,更使我们深受教育、深受启迪。

陈祥将军(1915-1997),原名邸银国。1932年3月参加红军,193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二十五军战士,红二十八军班长,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斗争。

抗日战争时期,曾任新四军第四支队组织干事、连指导员、营教导员,第五、第六旅团政治委员,与日伪军和顽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其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解放战争时期,曾任东满军区朝鲜支队政治委员,吉林军区独立第一师第四团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一二八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解放东北、渡江及解放广州等重大战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粤中军区副政治委员,中南军区装甲兵副政治委员,第二十四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军委工程兵副政治委员等职务,为人民军队的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

陈祥将军戎马一生,功勋卓著,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一、负伤不离队 改名谢恩人

1932年9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去川陕后,中共皖西北道委根据上级指示,成立了中共鄂皖工作委员会,并将部分主力红军和霍山县独立团等地方武装组建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七军。邸银国随霍山县独立团编入红二十七军,留在大别山区坚持斗争。

10月下旬的一天,在舒城官庄与敌人激战中,邸银国左胳膊中弹,鲜血涌流。战友们迅速从衣服上撕下条布帮他包扎,邸银国继续参加战斗。

团长和营长将邸银国等几名负伤的战士召集在一起,每人发给3块大洋,并告诉他们:目前的形势极为艰险,要求他们离开部队。邸银国将大洋归还,坚定地说:“首长!我的腿照样能跑路、能爬山,我的右手照样能扣扳机、打敌人,我死也不离开部队!”首长被他坚决的态度感动了,批准了他的请求。

邸银国带伤继续参加红二十七军的转辗作战,永不掉队成了他的坚定信念。日日行军、天天作战,他表现得更加主动和勇敢,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称赞。

1934年11月6日,中共鄂豫皖省委率红二十五离开金寨葛藤山,16日从河南罗山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邸银国所在的部队因为担负护送伤员任务而被留在鄂豫皖。随后,中共皖西北道委决定:将在皖西北地区分散的红军集中整编为红二一八团,坚持根据地的斗争。邸银国遂成为红二一八团一营的红军战士。

1935年2月1日,红二一八团在金寨抱儿山与鄂东北独立团不期而遇。2月3日,中共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将两支部队在太湖凉亭坳(现属岳西县)第三次组建为红二十八军,邸银国任师部警卫班班长。

2月15日,红二十八军转战到潜山县王庄,发现一座很气派的地主庄院。一打听,原来这是国民党安徽省财政厅厅长、曾代理省长的余谊密老家住宅,余谊密已从省城回来过春节。

军政委高敬亭和红八十二师领导人研究,决定智取生擒余谊密这个顽敌。

正月十二这一天,邸银国和手枪团的几位战友头戴礼帽,身穿长袍马褂,手里拿着精致的大礼盒,化装成余家的好友,到余谊密家拜年。守门人没有怀疑,直接让客人们进了院。

就在余谊密的警卫人员生疑打量邸银国等人之际,邸银国大喝一声,缴了警卫人员的枪。余谊密见状,吓得瘫倒在地。

余谊密的一个儿子闻讯持枪从另外一个房间冲出来,刚要开枪,邸银国一个箭步冲上去,迅速擒住他的手腕、打掉了他的手枪,用力将他的两手反剪在背后制服在地。家丁们吓得纷纷跪地求饶。

邸银国等红军战士押着余谊密凯旋而归。

6月下旬的一天,邸银国在湖北蕲春张家塝战斗负伤,右腿胫骨被打断。战友们用担架抬着邸银国转移,从蕲春抬到英山、太湖、潜山,行程数百里。其间,营长还曾亲自抬过他。

随后,邸银国被安置在潜山小河南的深山里养伤,一位姓陈的老人对他百般照顾,冒着生命危险为他送水送饭、采药疗伤。

为了感谢陈姓老人再生父母般的大恩大德,邸银国遂以老人的姓为姓,改名为陈祥。

1936年6月,陈祥参加了岳西沙河便衣队,他以饱满的热情、顽强的斗志投入到战斗中去,报答陈姓老人等老区人民的深厚情谊。

新中国成立后,陈祥曾多次想方设法寻找这位老人,但是一直未果。陈祥为此曾作诗一首:当年斗敌顽,九死换一生;腥风血雨无所惧,全靠众乡亲。

二、冲锋第一线 保卫队机关

1937年7月国共岳西停战谈判成功后,红二十八军及地方武装集中到湖北红安七里坪整训,于1938年2月正式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陈祥任第四支队政治部警卫班班长。在此期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6月,陈祥调任新四军第四支队七团三营教导员,参加了威震皖中、挺进皖东的抗日斗争。

12月中旬,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纠集南京、明光、蚌埠等地的日伪军两千余人,麇集于滁县、沙河集、全椒等地,分三路从东、南和北面“扫荡”周家岗。

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12月18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紧急召集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张云逸、副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徐海东、政治部主任邓子恢等人开会,商讨对策。

会后,徐海东根据刘少奇、张云逸的指示精神,迅速做出作战部署:第四支队的第七团、第九团埋伏在周家岗一线,准备在通往复兴集的要道上伏击进攻之敌。陈祥所在的七团三营七连、八连在周家岗西北的常山岭一线坚守阵地,防备敌人西犯,保证中原局、江北指挥部和第四支队司令部的安全;三营九连和七团一营、二营在周家岗西南山地设伏,对敌人进行侧击、追击和伏击。九团的主力在周家岗以南的复兴集、玉屏山一带构筑阵地,阻击敌人的进攻。

12月21日拂晓,敌人开始大举进攻,一路日军遭九团的痛击;下午4时,另一路日军进入七团伏击圈,遭猛烈炮火打击。七团发起冲锋后,陈祥率三营九连猛冲猛打,打得敌人落花流水,伤亡惨重。22日,陈祥率部又袭击逃窜之敌。23日上午,敌人开始撤退,陈祥所在的七团又追击数十里,敌人再遭重创。

经过三昼夜的战斗,毙伤俘敌160余人,其中击毙日军中队长1人、生俘日军小队长1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胜利地粉碎了敌人“扫荡”周家岗的阴谋,狠狠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此战之后近半年,敌人不敢对我进行大的“扫荡”。

1940年3月5日,陈祥随七团在肥东王子城与进攻的桂系顽军第一三八师主力遭遇,敌我兵力悬殊巨大。战斗打响后,陈祥与三营营长李占彪率部勇猛杀敌,敌人疯狂反扑,双方在40米内短兵相接,新四军战士不怕牺牲,打退敌人的数次进攻,坚守了整整三天。

3月7日,新四军第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率部赶来支援,将敌人击溃。王子城反摩擦战斗的胜利,挫败了桂顽的嚣张气焰,使新建立的津浦路西抗日民主根据地得到了初步巩固。

3月27日,陈祥随七团冒雨从周家岗出发,奉命过津浦路东支援新四军发起的半塔战役,并担负掩护刘少奇等中原局、新四军江北指挥领导过铁路封锁线任务。

陈祥所部完成掩护任务和支援半塔战役任务后,在半塔集受到了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的亲切接见,并谈话一个多小时。这是陈祥第一次见到刘少奇,给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5月8日拂晓,2000余名日军和部分伪军突然包围了驻定远县藕塘镇的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部。

当时,司令部只有一个警卫连。鄂豫皖区党委书记郑位三、四支队政治委员兼代司令员戴季英率机关人员趁着茫茫大雾向太平集方向突围转移。敌人数倍于我,穷追不舍,情况十分危急。

此时,陈祥正带领七团三营七连执行一个临时任务在向藕塘进发,当他听到密集的枪炮声后,迅即断定,进攻的是日军的大部队。他当机立断,带领七连迅速抢占了藕塘东南的宝塔山,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阻击敌人。敌人遭突然打击,怕中埋伏,不敢再追,掉头缩回藕塘镇。

敌人随后以猛烈的炮火轰击七连阵地,并于8日清晨出动近百名日军向七连阵地进攻。陈祥指挥部队向敌人猛烈扫射,打得敌人狼狈溃逃。

下午1时,敌人从藕塘镇向定远县城方向撤退。陈祥又指挥七连和赶来的七团第二营一起,追杀敌人,追出距藕塘镇10余公里,直到夜幕降临,方才胜利收兵。

陈祥多谋善断,顾全大局,勇于担当,主动出击,胜利掩护了四支队机关和一批医院伤员的安全转移,所建功勋逐级上报后,受到了上级的表彰和高度评价。

1940年8月,陈祥进入新四军江北军政干校学习,毕业留任新四军抗日军政大学八分校政治部组织科长兼总支部书记;1941年皖南事变后,于11月调任新四军第二师十五团政治委员兼中共泗县、五河、灵璧、凤阳县边区党政军委员会书记。

1942年7月,时任新四军六旅十七团政委的陈祥率部夜袭扬州仪征十二圩,歼灭日伪军200余人,创造了以小的代价全歼日军一个小队的精典战例。

三、虎胆降顽敌 所部捷报传

1945年日本投降后,陈祥等200余名中央党校学员奔赴东北,于1946年1月到达吉林延吉。陈祥分配到朝鲜延边支队任政治委员。

4月,朝鲜延边支队奉命参加攻打长春的战役。敌人拼命抵抗,支队长、副支队长相继牺牲。陈祥迅速调整战术,勇猛向前,打到了敌人指挥部所在地----长春市大同广场伪满中央银行。陈祥指挥战士利用广播向敌人展开政治攻势。正准备突围的一个团敌军开始动摇,呼叫延边支队派人到其团部谈判。

敌人有可能是诈降,存在较大危险。陈祥不顾战友的劝阻,决定亲自去和敌人谈判。他整理好军装,带着一个参谋和两名通信员从容不迫地、正气凛然地走进了敌人的团部。

敌人的十几支短枪对着他,杀气腾腾地要他答应条件。

陈祥沉着镇静,笑着对敌团长说:“兄弟不怕死,怕死就不来贵团部做客了!”接着转身对持枪对着他的敌兵说:“常言道,一将成名万骨枯。大家四面都被重重包围了,还值得为上峰卖命了吗?弟兄们若是放下武器,愿为老百姓打江山的,我们欢迎;想回家与父母妻儿团聚的,我们发给路费!”

敌兵被陈祥的谈吐自若、镇定威严震慑了,全团1000多人都放下了武器、缴械投降。此役共歼敌18000余人,陈祥率领的延边支队歼敌3000余人。

6月,陈祥任吉林军区独立一师第二旅第四团政治委员。他和团长杜培芳率领四团英勇作战,捷报频传:1946年12月,桦树林子攻坚战歼敌4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10余挺,各种炮10余门。

1947年1月,扇子面战斗歼敌300余人,缴获步枪200余支,轻重机枪30余挺,炮10门。2月,在双河镇炸毁松花江上铁路大桥一座。

1947年夏,老爷岭战斗歼敌一个营,双河镇战斗 又歼敌一个营,杨木桥子战斗歼敌100余人、缴获步枪800余支、轻重机枪100余挺、各种炮30余门和大批弹药。

第四团战果辉煌,陈祥功不可没,吉林军区司令员赖传珠曾多次表扬陈祥:士兵出身,对党忠诚,为人老实,作战英勇。吉林省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陈正人视察四团时,在干部大会上说:陈祥同志不要命、不要名、不要钱,是个好干部。

陈祥在东北工作期间,身经百战,还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和解放广州等重大战役,从东北打到广州,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四、精心塑家风 培育接班人

陈祥将军洁身自好、廉洁自律,对身边工作人员和家属子女始终要求严格,一直保持着老红军的光荣传统。

1968年初夏,时任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的陈祥到驻在河北省的第六十五军所属的一个防化连搞调查研究。当时,部队正在搞生产,他就和战士们一起住在临时搭建的草房里种稻子、养鸡、养鸭。吃饭时,一个班一盆菜,只有土豆和白菜,很少见到油花。一天,吃饭时,他发现他的桌子上多了一个炒鸡蛋,他很认真地看了看其它的桌子,结果发现别的桌子都没有。他就问指导员:“为什么其它桌子上没有炒鸡蛋?”指导员回答说:“鸡蛋不多,不可能每桌都加炒鸡蛋。”陈祥说:“鸡是战士们养的,不能光给我吃。如果鸡蛋不够,那就做成鸡蛋汤,让每一个战士都能吃到。”后来,连队就将鸡蛋做成鸡蛋汤,他和战士们同甘共苦。

1978年12月,陈祥担任军委工程兵副政治委员后,一次从四川出差返回时,特意绕道武汉看望工程兵驻武汉军代表处的同志们。军代表处的同志觉得首长是第一次到他们这里来,而且还是特意来看望他们的,于是,出于尊重和感激,接待他时午餐搞得比较丰盛一点。陈祥一看桌上摆的菜比较多,便以商量的口气对陪同的领导讲:“这么多菜吃不完会浪费的,我建议,我们这一餐只用一半够吃就行了,剩下的一半留到晚上再吃怎么样?”大家见他讲得在理,只好将一部分菜撤下去,晚餐时加热再吃。

事后,这里的领导同志说,陈副政委为人做事很实在,既坚持了原则,又不伤下级感情,使我们在平和的气氛中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陈祥在军委工程兵任副政治委员期间,他的外甥在部队当兵,复原后不想回农村,他让舅舅通过熟人关系给自己安排一份工作。陈祥的姐姐也替儿子求情说:“家乡的干部,原来都是你的老下级,只要你一句话就行了。”陈祥开导姐姐说:“咱们当初革命是为了全体受苦人啊!共产党员只能为人民谋利益,不能为自己谋私利。孩子的事要由组织根据工作需要来安排,我们个人不能干涉!”在他的说服教育下,外甥很愉快地回到了农村。

对待自己的4个子女,陈祥更是严格要求,不是“约法”三章,而是“约法”八章、十章,这也不许、那也不准。比如:他从来不让孩子搭乘他的专车,他对孩子们说:“车,是组织上为我办公配备的,不是照顾你们的,你们有事可乘公共汽车”,有时家里有急事用车后,陈祥也坚持要据实交费。

由于陈祥将军的严格要求和以身作则做示范,他们家形成了良好的红色家风。他的4个子女在他的教导下,不仅为人诚实,而且各有所长,有的从文、有的从医、有的经商,在人生的道路上迈着稳健的步伐,在不同岗位上做着有益的奉献。(胡遵远 安徽金寨干部学院 金寨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责任编辑:兰明启
手机版
相关阅读
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人员查询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条款隐私保护廉政建设投诉中心联系我们手机版
中廉导刊-周刊网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2037 by www.dzzk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57422509 值班电话:13240250789
投稿邮箱:cndzzkw@sina.cn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