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频道 > 人物春秋 > 正文

【纪念建党百年】笔架山下浩气扬:记皖西地区第一个党支部创始人詹谷堂

2021-04-12 09:54:01 | 来源: 中廉导刊

詹谷堂,1883年出生在金寨县南溪镇(当时属河南省商城县管辖)葛藤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由于家境贫寒,直到14岁时才开始读书。1914年秋,他应聘到河南省固始县志成小学任教。1921年,与另一位教员曾静华倡议成立“读书会”。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后创建了安徽省金寨县第一个党支部,成为皖西地区第一个党支部的创始人、豫东南革命根据地和红32师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带领人民群众与敌人英勇斗争的英雄事迹,在皖西地区广为传颂。

笔架山下播火种

1924年秋,詹谷堂以教书和讲学做掩护,在志成小学发展本校教师曾静华等人入党。詹谷堂认为党组织首先应该在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于是,他决定把党组织发展工作的重点放在家乡的最高学府笔架山农校。为此,他常以讲学和看望在笔架山农校教书的弟弟为名,将传播马列主义和新文化运动的进步书刊送给笔架山农校的罗志刚、李梯云等进步师生,准备在条件成熟时,到该校建立党组织。正当詹谷堂和曾静华等认为时机成熟、酝酿到笔架山农校建立党组织之际,笔架山农校郑校董向他发出了讲学的邀请函,他们心中暗喜,欣然接受。

1924年10月初的一天上午,艳阳初照、秋高气爽,詹谷堂和曾静华踏上了赴笔架山农校讲学之路。詹谷堂和曾静华触景生情,发出阵阵感叹。詹谷堂脱口而出:“四季秋最美”,曾静华随声对吟:“七彩赤奇艳”。詹谷堂接着:“今日赴笔架”,曾静华续:“明朝红满天”。两人相视,会心而笑。下午,他俩到达笔架山农校,见过郑校董。寒暄之后,学校让詹谷堂的弟弟詹甫堂陪同,安排上课和吃住。

晚饭后,詹谷堂和曾静华回到客房,以了解学生对成语知识掌握程度和征求授课意见为名,约学生谈话。

詹谷堂先让詹甫堂找来李梯云,这是他们确定发展的第一个对象。詹谷堂问过学习和讲学的情况后,转而让李梯云谈谈自己对时局的看法和学校的情况。李梯云侃侃而谈,詹谷堂和曾静华连连点头。尤其是李梯云绘声绘色地说到学生和廖校董、王财主的两次交锋并取得胜利的情况时,大家笑得前俯后仰。詹谷堂因势利导地问李梯云:“两次你们都赢了,你分析了没有,这是什么原因?”李梯云答道:“这是因为我们都占在理上。”詹谷堂又问:“还有呢?”李梯云语塞,摇摇头。詹谷堂见状,循循善诱地启发:“光占在理上还不行,还要敢于抗争。你看,我们的农民大众饱受地主的剥削和欺侮,地主是没有理的,由于没有起来反抗,不就一直受压迫吗?”李梯云点头称是。“光有抗争精神还不够,”詹谷堂看着李梯云全神贯注的样子接着说,“最重要的是要有好的领头人。”“是的,没有领头人不行。就是群龙,无首也办不成事。”李梯云深有感触。“比如说,学校这两次胜利不就是有你在领头吗?”詹谷堂笑着说。“我算不了什么领头的,只是我年龄大一些。周维炯、漆德玮我们几个人志同道合,有事爱在一起商量。”李梯云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们是一个团体,你领头的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很重要。你看,当今社会,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统治下,灾难深重,百姓困苦,民不聊生,反帝反封建斗争风起云涌。尽管全国各地都在酝酿奋起反抗,如果没有一个先进团体统一领导,那还是一盘散沙,是不会胜利的。现在我们光宣传还是不够的,需要有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一样的党组织,领导大家干才行。”

李梯云茅塞顿开,眼神发亮。“詹老师,听说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像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一样的党组织,叫中国共产党,你见到过吗?”

詹谷堂声音放低了些:“确实有这个组织,你愿意参加吗?”李梯云惊讶地说:“还真有这个组织!”接着又问:“我们这里有吗?”詹谷堂点点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梯云。李梯云笑着说:“老师参加,我就参加。”詹谷堂小声说:“我已经参加了。”李梯云认真地表示:“那我也参加!”“梯云同志,参加中国共产党组织是光荣的。中国共产党由先进分子、优秀分子所组成。她要领导全国人民起来革命,可能要流血牺牲。你怕吗?”詹谷堂紧紧地握住李梯云的手问。李梯云看到詹老师对自己的信任和真诚,感到欣喜和激动,他坚定地说:“老师不怕,我也不怕!”詹谷堂宽慰地笑了。

“梯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人多力量大。光你参加不够,你看还有哪些人符合条件,能发展他们参加进来?”李梯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看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还有漆海峰,他们都可以发展参加。”“老师中呢?”“罗志刚老师可以。”李梯云又补充道。“那好。梯云,党组织是有严肃纪律的,今天所说,你要绝对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刚才说的那几个同学和老师。记住了吗?”詹谷堂神情十分严肃。“放心吧,老师,我一定做到。”李梯云非常认真地回答。“好!你现在去找周维炯同学来。”李梯云转身打开房门,迅速离去。在讲学期间詹谷堂和曾静华利用休息时间,以听取学生老师意见的名义活动,先后找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漆海峰、罗志刚等谈话,他们都表示愿意加入共产党组织。

在讲课结束的当天晚上,李梯云、周维炯、漆德玮、漆禹源、漆海峰、李声武、罗志刚按照事先的约定先后到来客房。曾静华在外面房间把门。

詹谷堂庄严地宣布:“从今天起,你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我和曾静华同志是你们的入党介绍人,请举起右手宣誓。宣誓结束,詹谷堂说,从今天起,笔架山农校党小组就成立了。根据工作需要,由李梯云担任组长,请大家服从他的领导,开展好党的工作。

在皖西地区,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小组就这样在笔架山农校诞生了,随后不久就发展成为党支部,这是金寨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此后,笔架山农校党支部发展了一批又一批党员。随后,笔架山农校党支部和詹谷堂在家乡建立的南溪党支部一起发展为特别支部,詹谷堂任书记。

演出台前斗顽凶

笔架山农校党支部建立后,主要开展两种活动:一是通过“读书会”向青年知识分子传播马克思主义;一是运用演剧社、歌咏队,向人民群众宣传新思想、新文化,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演剧社演出的白话剧《过年》和《农人怨》,深受贫苦农民欢迎,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过年》演的是一对夫妻为过年争吵的故事:丈夫要将过年买米的钱拿去买香纸敬神,妻子反对,双方争吵激烈时,妻子一气之下,将家里一座木雕神像甩到粪窑里。《农人怨》表现的是农民的悲惨生活,农夫欠地主租课被逼死,其幼女又被迫到地主家做童养媳,倍受摧残,悬梁自缢。由于这些戏批判了有神论、揭露了封建地主阶级的罪恶,因而受到地主豪绅们的强烈反对。

一次,在地藏王大庙大殿上演《过年》时,先是地方上廖、易、王三大家族的族长聚众起哄,后又联名上告到商城县政府,说学生无视神灵、辱没佛教圣地,是过激派,要求解散演剧社,开除演剧社学生周维炯、漆德玮等人。学校被迫挂出了开除周、漆等学生的公告牌。但这个公告牌当即被学生砸烂,一些支持演剧社的进步教师也集体罢教。周维炯、漆德玮等人还带领50多名学生到商城县政府请愿。县政府怕事情闹大,指令学校向演剧社道歉,宣布开除学生公告无效,并撤了校董廖石甫的职务。

笔架山农校演剧社还经常深入到农村演出。1925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是双河大庙的会期,周维炯带领演剧社去演出,遭到了双河地区大地主冯少卿的百般刁难。演剧社被迫打出商城县长李鹤鸣要来看新剧的招牌,才把冯少卿镇住。上演时,冯少卿又请来4个大戏班子,和演剧社唱对台戏,争夺观众,想排挤演剧社。但是,演剧社上演的《农人怨》吸引了大批观众,特别是演到童养媳倍受凌辱、悬梁自尽时,台下观众泣不成声。演剧社带头喊起了“打倒封建主义”“反对剥削和压迫”的口号,台上台下群情激愤,口号声连成一片。

见此情景,冯少卿再也沉不住气了!他看到自己请来的4台大戏几乎没人看,演剧社那边却人山人海,还不断呼喊口号,气得火冒三丈。他来到演剧社台口,指着带头喊口号的周维炯喝道:“快停演!快停演!”

周维炯说:“为什么要停演?”

冯少卿说:“这个戏有伤风化,辱没佛教圣地,就是不准演!”

周维炯反驳道:“哪点有伤风化?你女儿要是给人家当童养媳,受人凌辱,上吊自缢,你心疼不心疼?”

冯少卿气得几乎昏死过去,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演剧社在双河大庙连演3天,受到了附近农民的热烈欢迎。

笔架山党支部通过“读书会”“演剧社”等活动,团结了很多青年知识分子和青年农民,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走上了革命道路,有不少人后来成为的鄂豫皖苏区党政军中的骨干。

火神庙前显本色

1926年7月31日(农历六月二十二日)是南溪火神庙会期,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几千善男信女来此焚香朝拜。詹谷堂决定利用庙会人多的机会,举行一次反对封建主义的大宣传,会后进行示威游行。这期庙会主持人是人称“笑面虎”的南溪大豪绅陈玉英,他探听到这一消息后,便和商城县民团团总周凤山秘密策划进行破坏。

7月31日上午,南溪附近三个保的农民协会动员了1000多农民,举着写有“打倒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减租减息”的红绿纸三角旗,来到火神庙集会,加上前来烧香朝拜的四乡群众和詹谷堂任教学校的师生,足有3000多人。火神庙前,早有学生用课桌排成了讲台,詹谷堂站在讲台上,大声疾呼:“乡亲们,静一静,我今天和大伙儿说几句心里话!”台下立即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詹谷堂说:“乡亲们今天来烧香拜佛,我不反对,但菩萨是没有的,谁也没见过。就是大伙儿说真有,那也是保佑富人的。穷人世世代代、年年月月,省吃俭用,烧香敬神,可是菩萨神仙都是宝贵眼,专保富人发财,穷人永远是穷光蛋!我的话是专对火神爷的,他要是显灵,立刻烧了我家房子,那才算灵验!”

詹谷堂见群众听得入神,便把话题一转,说:“我今天不只是说菩萨神仙是假的,而是要向乡亲们讲穷人是怎么穷的、富人是怎么富的。”接着他讲穷人如何受剥削,吃苦受累、当牛做马,富人是如何剥削穷人,富了又富的道理。语言通俗易懂,风趣诙谐。台下群情激愤,民强小学的师生带头高喊:“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减租减息!”台下听众应声高呼。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纺绸大褂的绅士窜上讲台,他就是人称“笑面虎”的劣绅陈玉英。他笑嘻嘻地向台下鞠了一躬,说:“詹先生今天讲话,鄙人不敢妄加评论。古人云:人各有志、人各有好,强夺人意、强人所好,非君子也。不过,我陈某是本期庙会主事,特请县城周凤山团座亲自来为火神爷上香,为南溪黎民百姓消灾除难,这也算好事一桩吧。”

詹谷堂抓住陈玉英的话,问道:“陈先生说强人所好,非君子也,很有道理。你年年收那么多租,放债利息那么高,可你的佃户一年忙到头,食不供口,衣不供身,饥寒交迫,他们是自愿的吗?这是不是强加于人的?”

陈玉英笑嘻嘻地说:“出租放贷,古已有之,愿租愿借,两厢情愿,没有任何巧取豪夺之意。”詹谷堂大声地说:“乡亲们,陈先生说没有巧取豪夺之意,现在是民国了,三民主义是民国的根本,不能再按古已有之的办法了。民国的政策是减租减息,保护民主,我们要求陈先生拥护民国的减租减息政策,你们说好不好?”

“好!”大伙儿齐声赞同。“谁不减租,谁就是劣绅!”口号一阵接着一阵,陈玉英非常尴尬,不知如何下台。这时,民团团总周凤山骑着马带着20多个团丁向火神庙闯来,陈玉英像得到救星似的,连忙迎上前,并在周凤山耳边嘀咕了一阵。周凤山用马鞭指着詹谷堂嚎叫:“你身为读书之人,不守师道,却在这里鼓动百姓抗租抗税,想使地主无衣食来源、政府无俸禄供给,岂不是有意捣乱吗?”

詹谷堂怒不可遏地推开周凤山的马鞭子,反驳道:“我向乡亲们说的是国民革命的宗旨,宣传的是三民主义,你身为民国官员,竟敢反对三民主义,大伙说怎么办?

1000多名农协会员高喊道:“打倒周凤山!”“拉周凤山游街!”“国民革命万岁!”

周凤山看人如潮涌,不禁胆怯起来,赶紧溜走了,陈玉英也跟着溜走了。詹谷堂便带着农协会员和学校师生高喊“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减租减息!”的口号,在南溪上中下三保游行示威。

视死如归浩气扬

1929年5月,立夏节起义(也称商南起义)胜利后,党组织决定在南溪彭氏祠成立学兵团,由周维炯和詹谷堂负责;建立政权机构,成立商城县苏维埃临时办事处,詹谷堂任办事处副主任。

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根据地的日益扩大,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大恐慌。1929年7月,湖北夏斗寅部的两个团,会同商城县民团头目顾敬之、柯寿恒等民团共3600余人,分三路向商南地区进攻。红军奋战数日后,终因敌我力量过于悬殊,遂向鄂豫边黄安、光山方向转移。詹谷堂因根据地工作需要,留下坚持斗争。主力红军转移后,敌人开始疯狂地搜山。8月18日,给詹谷堂送饭的乡亲被当地恶霸发现,詹谷堂不幸被捕。他被带到南溪后,顾敬之欣喜若狂。晚上,他亲自在火神庙审问:“你就是詹谷堂吗?”顾敬之趾高气扬地问道。“既然知道,何必废话!”詹谷堂大声喝道。顾敬之一愣,停了一会又问:“詹谷堂,你办的是什么党?”“我办的是党上之党!”詹谷堂巧妙地回答。顾敬之见问不出究竟,气得不断挠头,强忍怒火继续问:“詹先生,你熟读圣贤书,还是个秀才,为什么要干共产党?”“为了消灭你们这些吃人的野兽!”

詹谷堂的回答让顾敬之气得说不出话来,顾敬之再也不顾斯文,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大声吼叫:“打!给我打!狠狠地打!”皮鞭、木棍雨点般地落在詹谷堂身上,他昏了过去。“用凉水浇!”一盆凉水泼过去,詹谷堂苏醒了。顾敬之还没有来得及问,只听詹谷堂说道:“打吧!杀吧!共产党是打不垮,杀不完的!”敌人的第一审讯失败了。

第二天早晨,顾敬之奸笑着走到詹谷堂跟前,用拉家常的口吻说:“你今年才46岁,家中还有老母、妻子、儿女,你这样死了……”“我死了没有关系!革命的种了已经撒出去了,不久遍地就要开花结果。革命的星火已经点燃,很快就会燎原!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不等顾敬之话讲完,詹谷堂的话语就像排炮似地轰过去。顾敬之惊怒交加,但还是捺住性子往下问:“你说共产党有多少?在哪里?”“多得很!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下就有多少共产党员!”詹谷堂嘲弄般的回答,气得顾敬之像一条疯狗乱蹦乱跳,他恶狠狠地威胁:“你再不讲,我就要你的命!”“你杀了我詹谷堂,灭不了共产党!”“上刑!上刑!”顾敬之气急败坏地吼道。

用烈火烤,用烙铁烙,詹谷堂咬紧牙关,昏死过去。当天下午,詹谷堂被带出了牢房。他和10多个同志一起被押往刑场。詹谷堂感到最后时刻到了,他奋力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一阵枪响,同志们一个个倒下,詹谷堂又被带回牢房。原来这是敌人让他陪斩,妄图以此摧垮他的意志,妄想从他身上获取有用口供。

继续提审,继续用刑,詹谷堂依然有问有答,但敌人想要的东西却一字不吐。

继续陪斩,继续摧残。在威武不屈、富贵不移、大义凛然的詹谷堂面前,顾敬之束手无策!

8月28日的晚上,顾敬之抱着侥幸心理,再次对詹谷堂进行了审讯,依然毫无结果。半夜时分,被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詹谷堂被拖回牢房。他感觉自己的血快要流尽了,想在生命最后时刻给自己的母亲---中国共产党做个告别的留言。他挣扎着站起来,用手指蘸着自己伤口流出的鲜血,在墙壁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共产党万岁”。

当他将最后一笔写完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倒在地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胡遵远 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责任编辑:兰明启
手机版
相关阅读
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人员查询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条款隐私保护廉政建设投诉中心联系我们手机版
中廉导刊-周刊网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2037 by www.dzzk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57422509 值班电话:13240250789
投稿邮箱:cndzzkw@sina.cn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