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廉导刊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频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红一军的几场漂亮仗

2020-06-28 09:55:24 | 来源: 党政周刊网

2020年是红一军(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的简称)成立90周年。1930年5月23日,红一军“前委”(前敌委员会的简称)在安徽金寨流波䃥召开六安中心县委和红一军第二师、红十一军第三十三师师委联席会议,决定以红一军第二师一部与红十一军第三十三师合编为红一军第三师。至此,大别山原有的三支红军队伍(红十一军第三十一、第三十二、第三十三师)统一改编为红一军。军长许继慎,政治委员曹大骏,副军长徐向前,参谋主任朱亚伦,政治部主任熊受暄。下设三个师、一个独立旅:第一师师长由副军长徐向前兼任,政治委员戴克敏(后为李荣桂);第二师师长漆德玮,政治委员王培吾;第三师师长周维炯,政治委员姜镜堂;独立旅旅长廖业麒,全军共2100余人。

红一军是大别山区组建的第一支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的成军建制的红军队伍(之前的红十一军虽然都是按照统一的番号命名的,但是没有军部,并且分属鄂豫皖三省党组织领导),也是第一支直属中央军委指挥的红军队伍,红一军的建立标志着鄂豫皖边的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红一军成立后,前委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第一师向平汉铁路南段出击,军部指挥第二、三师东征皖西,先打击入侵根据地的敌人,然后再向南发展。

红一军前委决定由徐向前负责指挥第一师出击平汉线;由军长许继慎、政治委员曹大骏负责指挥第二、第三师东征皖西。独立旅留守在豫东南苏区,保卫和发展根据地。

在敌强我弱、武器装备落后、后勤缺乏保障的重重困难下,独立旅不怕苦、不怕难、不怕死,在艰险困苦中奋战,在崇山峻岭中游击,坚持与敌人展开了顽强的斗争,为保卫苏区做出了重要贡献。第二、三师在皖西地区转战,第一师积极向平汉路南段出击,打了很多大仗、恶仗、险仗、胜仗、漂亮仗,取得了很大胜利、创造了历史辉煌。

一、英山之战:刷写了红军歼敌人数的新记录

当时,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的军阀大混战在冀鲁豫三省爆发。鄂豫皖边区的敌夏斗寅第十三师、徐源泉第四十八师、陈耀汉警备第二旅等均被蒋介石调去参战,鄂豫皖根据地周围的敌人守备空虚。除新调来的川军郭汝栋第二十军布防在鄂东地区,潘善斋新编第五旅布防皖西外,各个据点大多为反动的地方武装和民团驻守。红一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积极实施进攻作战,向外发展。

6月中旬,在红一军军长许继慎及军部的直接指挥下,漆德玮、周维炯率第二、第三师向六安、霍山西部地区的反动据点发动进攻,接连收复流波䃥、麻埠、独山、两河口等地。接着,东渡淠河,第三次打下霍山县城,歼敌地方武装1000余人。此后,敌新编第五旅进行反扑,遭到迎头痛击,共毙、俘敌副旅长以下官兵700余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还缴获机枪1挺、迫击炮1门,获得整编后的第一次大胜利。

7月初,军长许继慎率第二、第三师在金寨燕子河与中共英山县委领导的游击队会合,一同南下英山,打击唐生智部韩杰旅。11日,第二、三师对盘踞在金家铺的韩杰旅一个团发起进攻。第二师突击金家铺,第三师和英山游击队在金家铺南面的狮子坳阻击北上援兵,截击金家铺南逃之敌,英山县游击队和当地群众一起破坏敌人的交通通讯,扰乱敌人的后方。战斗打响后,金家铺守敌受到突然夹击,仓惶南逃,第二师跟踪追击,将逃敌包围于狮子坳,全部歼灭。第二天,龟缩在县城的韩杰为挽回败局,率部向金家铺反扑。红一军早有准备,在金家铺北部的杨家河一带构筑工事,迎击来犯之敌。上午10时左右,韩杰部向红一军发起攻击,一次又一次冲锋都被红军击败。下午2时,红军向南穿插,部队与北面主攻部队协同发起反攻,使韩杰部溃不成军,残部南逃至浠水。13日凌晨,红一军乘胜收复英山县城。这一仗共歼敌1000多人,缴获长枪1100余支,轻机枪80余挺,子弹20多万发以及大批军用物资,这场歼敌一个整编旅的空前大捷,是第二、三师东征皖西的又一次重大胜利,也是鄂豫皖红军前所未有的最新记录。

二、花园之战:创造了我军以少胜多的精典战例

第一师在副军长兼师长徐向前的率领下,按照军部的部署,向平汉路南段出击,连战连捷,部队三次扩编,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6月11日晚,第一师夜袭杨家寨车站,歼敌第二十军的两个连,缴枪120余支。随后移住夏店,将根据地的一批地方武装和新兵补入部队,进行第一次扩编,部队由800余人发展到1200余人。

6月29日,第一师在孝感县游击队的配合下,在杨平口地区伏击进攻红军的敌第二十军独立旅第一团和第二混成旅第四团。第一师将敌人诱入包围圈后,一面加紧包围,一面开展火线喊话,在敌军内部的共产党员也乘机鼓动士兵放下武器。在红军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的共同作用下,据地固守顽抗的敌人终于全部缴械投降。此战历时半日,共毙、伤、俘敌千余人,并活捉敌团长,缴枪800余支,取得了第一师扩编后的第一个大胜利。

7月下旬,徐向前率红一师一团、三团及特务大队再次出击平汉铁路,在攻克黄陂祁家湾车站后转至青山口时,得悉距该地40里的花园镇为刚从武汉过来的钱大钧部教导三师第五团驻守。该敌惧怕红军袭击,白天挖战壕,夜晚坐更,抢修工事。徐向前和党代表戴克敏交换意见,认为花园的敌人虽然装备较好,但是训练部队,战斗力较弱,红军经过杨家寨、杨平口战斗,士气正旺,决定出敌不意,夜袭花园。

7月28日晚,部队从湖北孝昌的青山口出发。谁知道,由于红一师刚刚扩编,各级干部都缺乏带领大部队行军的经验,走了十几公里,后卫部队就掉队了,走在前的部队只好停下等待,走到花园车站东南15里地区时天已破晓。徐向前心中十分焦急,失去了夜袭的时机,他当即召集紧急会议进行磋商。正在犹豫时,地方党组织来人报告:“前一夜镇内的敌人仓库着火,敌人为了灭火折腾了大半夜,驻南街的敌八十三师留守连已撤走,敌人没有特别的戒备。”得知这个情况,徐向前和戴克敏当机立断,决定按原定部署行动。

7月29日黎明,特务队化装成赶集的群众,首先清除了敌人外围的岗哨。随后,部队主力从四面八方冲进花园街里。这时,敌人正在洗漱,发现红军,顿时大乱。不到3个小时,敌人大部被歼。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扛着缴获的物资弹药高兴地走来。徐向前仔细地查看,忽然对走过来的战士问道:“敌人的迫击炮呢?”“什么迫击炮?”“就是刚才敌人用来打我们的炮,你们不知道?”他用手比画着。“那玩意儿太重,我们没有要。”一个战士说。徐向前忙说:“赶快去找回来,那炮找都找不到,你们还不要!”于是,战士们赶忙跑回去,把5门迫击炮扛了回来。

这一仗歼敌一个团1400余人,缴获重机枪8挺、迫击炮5门、枪800余支和大量物资、弹药,而第一师仅有少量的伤亡。袭击花园是一次非常出色的战斗,它以极小的代价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成为我军以少胜多的精典战例。

三、四姑墩之战:显示出协同作战的强大威力

第一师在平汉线南段连战连捷,使蒋介石正在对冯玉祥、阎锡山作战的后方受到严重威胁。于是,蒋介石急忙将驻河南的戴民权新编第二十五师调平汉线南段担任护路任务,另调彭启彪新编第十四旅到花园附近布防。

8月21日,戴民权以第一四七团团长戴鸣福为临时前敌总指挥,带领第一四六、一四七、一四八团向第一师驻地小河溪来犯。第一师向四姑墩转移,诱敌深入。22日,敌人进至四姑墩附近。第一师猛烈反击,歼灭其一个营,敌人又用两个团反扑,双方展开激战。正在拉锯较劲之时,突然间在敌军背后面涌出两支红军部队,与红一师一起对敌形成夹击,致使敌军迅速溃败。这一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来这是军长许继慎带兵赶到了!红一师的指战员们纵情欢呼:“许军长回来了!许军长带着部队回来了!”于是,红一军的三个师立即共同投入战斗,歼敌军一个团,溃敌一个团,余敌溃不成军,连夜向西逃窜。红一军三个师自建军以后在四姑墩第一次会合。23日,红一军向西追击逃敌,追至平汉线附近。此时,敌新编第十四旅又从平汉线分三路进行反扑。红一军乘胜将其进据小河溪的一个团大部歼灭,其他两路的敌人不战而逃。这两次作战共缴获敌长短枪400余支,迫击炮3门,机枪2挺。四姑墩之战的非常特殊意义在于鄂豫皖三支红军部队(红十一军的3个师)第一次展开协同作战了!从此威力更大了!

四、东西香火岭之战:标志着第一次反“围剿”取得全面胜利

红一军抓住新军阀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混战的有利时机,积极实施进攻作战,于6月至8月转战六霍、南下英山、西击平汉路,接连取得胜利,3个月的时间歼敌7000余人。此时,红一军已由初建时的2100余人,发展壮大到6000余人。

10月,蒋介石开始对全国各苏区进行第一次大规模的“围剿”。当时,敌豫鄂皖边区绥靖督办公署督办李鸣钟指挥向鄂豫皖苏区“围剿”的敌军有8个师又3个旅、近10万人。12月初完成部署,开始向苏区“围剿”。

红一军面对强大的敌人,一方面以地方武装和广大人民群众相结合、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迫使敌人不敢冒进,并想方设法分散敌人的“围剿”兵力;另一方面集中红军主力,突破敌人的薄弱点,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以转变整个战局。通过采取“主力出击、突然袭击”等方法,先后在姚家集、黄安、谢店、新洲打了四仗,给敌以痛击,打乱了敌人的“围剿”部署。特别是新洲一仗,歼敌第二混成旅两个团,使敌人大为震惊。武汉行营急忙抽调2个师又2个旅企图南北夹击红军,但红一军已于12月1日东移但店进行休整。在研究红一军行动方向时,许继慎、徐向前等认为原计划向长江沿岸发展,已不利于机动作战,而皖西根据地大部分已被敌侵占两月之久,商南形势也十分危急,因而决定改变军事行动计划,撤离但店东征,转向皖西、商南作战,这样,使敌人夹击红军的企图再次落空。

12月6日,红一军率第一、二师经罗田、滕家堡、松子关、吴家店等地进入商南,与红三师会合。入侵根据地的敌军和民团极为凶残,在商南杀害了许多革命干部和群众,尸骨一堆一堆的,到处都是,令人发指。12月13日晚,许继慎向全体指战员作战前动员:“我们一定要打下金家寨,这是回师皖西的第一仗。打下金家寨,歼灭八大民团,才能挥师东进,收复根据地,为乡亲父老报仇!”当夜,数路红军犹如天罗地网般罩向金家寨。次日,乘敌人还在酣睡之中,许继慎指挥部队发起冲锋,如滚滚山洪,席卷金家寨。敌人东奔西突,不是死于刀枪之下,就是掉入寒冷刺骨的史河中。经两小时激战,歼敌四十六师1个营及反动民团千余人,缴枪1300多支,迫击炮2门。14日下午,红军和金家寨群众召开庆祝大会,并公审、枪决了反动民团头子。

15日,红一军乘胜东进,在鹅毛岭溃敌1个营,缴枪百余支。16日进占麻埠、独山,又经西两河口渡过淠河,18日连克青山店、苏家埠、韩摆渡等地,歼敌2个营。尔后,红一军兵分两路,围攻六安县城。以第一、六两团攻南面,第三、四团攻西北方面。许继慎到南门外三里岗以北指挥攻城战斗,但因城坚壕深,又有敌兵增援,红军激战一天未能奏效,红一师师长刘英也身负重伤。21日,红一军考虑攻城不利,即从六安撤围,仍兵分两路,一路南下直逼霍山县城,一路向西往石婆店,攻克霍邱县叶家集,使沦陷数月的皖西苏区大部收复。

国民党安徽省主席陈调元见六安城被围,霍山告急,慌忙调集第四十六师、警备二旅,全力防守六霍,并寻机向红军反扑。敌“绥靖”督办公署督办李鸣钟也令第三十师1个旅由商城进占金家寨,新编第二十五师1个旅进占叶家集,计划组织新的合围。

红一军获悉敌人意图后,根据敌强我弱的形势,决定将红军主力集中于麻埠地区,诱敌深入,在运动中寻机歼敌。

12月29日,敌四十六师从外线分左中右三路向麻埠地区合击。左路3个团从霍山城出发,经诸佛庵由南向北进击;中路2个团从六安苏家埠出发,经独山由东向西进击;右路1个团从六安韩摆渡出发,经石婆店由北向南进击。敌人来势汹汹,不可一世。而进占金家寨、叶家集的敌第三十师、新编第二十五师各1个旅却迟疑观望,按兵未动。这样,敌四十六师就处于孤立冒进的地位。

针对战场的局势,久经战争考验的许继慎军长,早已胸有成竹,与徐向前副军长果断决定:集中优势兵力歼敌一路,再及其余,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首先打击冒进之敌。遂派地方武装游击队、赤卫队对付敌左路3个团,采用游击战方式拖住敌人,迟滞敌军进军速度,争取时间,配合主力歼敌;由徐向前率红一师一、三团和红二师四团北出东香火岭,迎击敌中路2个团,同时调红二师六团自叶家集南下石婆店一带,钳制敌右路1个团;许继慎率军部直属队特务营(交通队、手枪队、警卫连)和干部学校的干部战士坐镇麻埠,统一指挥。

香火岭(今鲜花岭)是六安到麻埠必经的咽喉要地,进山的道路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峰,一路均是狭长的山沟,是非常理想的伏击战场。12月30日,是个晴间多云的天气,虽值冬季也不太冷。红军清晨出发,及早地到达指定的位置埋伏,严阵以待。

敌军左路3个团经黑石渡过淠河时,遭地方武装突然袭击,队伍大乱,沿途多次受阻,因而进展迟缓。敌中路两个团进至东香火岭后以纵队行进,红一师一、三团和红二师四团居高临下,发起冲锋,首先将敌先头团包围,敌纵队被拦腰截断。顿时,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冲锋号和喊杀声震天动地,把敌军打得晕头转向。经过4个小时激战,敌先头1个团被歼灭,敌另1个团向香火岭以东逃窜,在同兴寺被红一、三团包围,迅速被歼。正值红一、三团在同兴寺与敌激战之际,敌右路1个团进至西香火岭,军部令红二师师长周维炯率红四团迎击。周师长乘敌试探性前进时先发制人,发动突击,歼敌先头1个营,活捉敌团长柏心山,余敌溃不成军,掉头向石婆店方向逃跑。红四团夺路猛追20余里,在石婆店附近与从叶家集南下的红六团前后夹击,将其全歼。敌左路3个团在地方武装阻击下,直到下午才进至麻埠外围,乘红军在同兴寺激战之隙,攻占了麻埠附近的梁山寨,并有一股已闯入镇内。而镇内仅有红一军军部的警卫部队,情势非常危险。许继慎军长凭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沉着应对,一面指挥警卫部队和机关人员在赤卫队配合下,坚决将进入镇内的敌人赶出镇外;一面速调红一团回援,内外夹击敌人。左路之敌见红军顽强反击,又得知中路已被歼灭,立即狼狈回逃。

东西香火岭战斗,红一军以4个团兵力,全歼敌四十六师3个团,溃敌3个团,毙俘敌团长以下3000余人,缴获长短枪1700余支,迫击炮数门、电台1部。此外,还歼灭六安保安总团第二团队。这是中国工农红军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这一战斗标志着红一军的作战形式已由过去的游击战向运动战转变,也是打破敌军在皖西“围剿”计划的关键一仗,给敌四十六师以毁灭性打击,迫使其残部退守六安、霍山县城,敌第三十师、新编第二十五师退回商城、固始不敢复出。

1931年1月3日,红一军留第三师第七团在皖西活动,军部率第一、二师向豫南进击。14日,进至商城二道河西南的四顾墩地区,正向叶家墩子的反动民团一部展开攻击时,由金家寨退往商城的敌第三十师彭国桢旅带1个团突然从背后的山上扑下来,经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将该敌全歼,缴获山炮两门、枪400余支。至此,进攻鄂豫皖边区的敌军完全转入守势,敌第一次“围剿”计划以失败而草草收场。到1931年1月,鄂豫皖苏区第一次反“围剿”获得全胜。

【延伸阅读】在我军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支红一军。一支是本文所说的鄂豫皖边的红一军,它是1930年4--5月、由原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三十二师、三十三师改编而成的。1931年1月中旬,红一军与红十五军在河南商城以南的长竹园会合、在麻城福田河合编为红四军。1931年11月7日,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在湖北黄安七里坪组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

另一支是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军。1935年7月21日,长征途中,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了加强统一指挥,决定对红军部队进行整编。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军团奉命改称红一军:军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8月,红一军编入右路军北上。9月下旬,在甘南哈达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第一纵队。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王亚男

单位:安徽省金寨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政协金寨县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

责任编辑:兰明启
手机版
相关阅读
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人员查询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条款隐私保护廉政建设投诉中心联系我们手机版
党政周刊网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2037 by www.dzzk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57422509 值班电话:13240250789
投稿邮箱:cndzzkw@sina.cn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