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廉导刊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频道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对英雄夫妻 两位革命前辈 感人故事代代传

2020-04-26 08:52:32 | 来源: 党政周刊网

由于工作的关系,近几年,我收集了一些有关金刚台妇女排的资料,也发表了一些有关金刚台妇女排的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的深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心关注金刚台妇女排这个英雄的群体以及女英雄们。

前不久,金刚台妇女排女战士、红军女医官----范明的亲外孙张帆,向我提供了一份有关他姥姥、姥爷的材料。由此,让我了解了这对英雄夫妻许多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读起来令人感动万分、受益匪浅。

一、范明:红军的“花木兰”、人民的好医官,是一位了不起的女英雄

范明,又名范来香,1915年出生在河南省新县陈店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被人们称为红军“花木兰”、人民好医官,她的故事至今仍然广为传颂。

(一)崇尚英雄去参军

范明自幼聪颖,天真活泼、爱学好问。她最喜欢看皮影戏,尤其是花木兰从军、穆桂英挂帅这些女英雄的故事,她是百看不厌,非常入迷。她崇敬花木兰、穆桂英这些女英雄,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萌发了长大也要像花木兰那样女扮男装去参军的念头。

范明的家乡是中共组织建立和活动比较早的地区。大革命失败后,经常有一些革命同志走村串户、利用各种关系和机会宣传革命思想。听到“天下穷人是一家,团结起来就有力量”、“穷人要过上好日子,要靠自己团结起来同恶霸地主、土豪劣绅斗争”这些宣传后,12岁的范明虽然不太懂,但是感觉他们说的对,她认为:只有这样,穷人才有过上好日子的希望。

范明的堂舅吴文宝是个很有名的私塾先生。1928年年初,吴文宝见范明聪明伶俐,就向范明的母亲提出让范明到他的私塾去读书。范明母亲欣然同意。于是,范明就成了他私塾里唯一的一个女学生。女孩子上学读书,这在当地是个破灭荒的新鲜事。

1928年7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中共鄂东北特委在河南省光山县柴山保尹家咀村召开会议,决定将以湖北黄安、麻城农民起义部队为基础组建的工农革命军第七军改编为中围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军长兼师长吴光浩,党代表戴克敏。随后,创建了以柴山保为中心的鄂豫边革命根据地。范明的家乡成了苏区,吴文宝的私塾改成了列宁小学。范明在学校参加了儿童团。

在儿童团,范明不仅参加站岗放哨,还进行革命宣传,配合妇委会开展拥军优属工作。她带头学唱革命歌谣并到群众中去教唱、教育群众、启发群众。这些革命歌谣很有教育意义,让她终生难忘。这些红色歌谣不仅教育了群众,也教育了她自己。在反复的宣传中,她懂得了革命的道理,参加红军的愿望越来越迫切。

1930年年初,范明的姐姐范仕芝参加了革命,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光山县波河区妇委会主席。接着,范明的哥哥范仕德也参加了红军。这让范明参加红军的念头更为强烈,而她的母亲也最担心才15岁的范明也要去当红军。

7月的一天,范明家来了一个红军战士,姓戚,是范明母亲的一个远房舅舅,在红一军总医院当交通员。范明趁母亲去烧饭的机会悄悄地问:“舅姥爷,你们医院可有女的当兵?”“有,有几个女孩子当看护。”范明兴奋地说:“我想去当红军,你带我去吧!”舅姥爷唤着她的乳名说:“来香,如果你真的要去,我就带你到医院学医。”

范明高兴极了。她急忙跑到学校把书盒拿回来,又偷偷地将自己的衣服、鞋子包好,藏了起来。吃过饭后,范明的母亲为舅舅送行。范明将包袱隐在背后,跟在母亲的后面。送到大路的一个陡坡处,范明见舅姥爷与母亲道别下了坡,就冲下坡跑到舅姥爷的前面大声喊道:“妈妈,我参加红军去了,到医院学医去了。”

范明的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呆了!她急切地哭喊道:“来香,不行啊!你年纪小,没有离开过家呀,妈不放心,你快回来!”

范明边走边说:“妈妈,你不要想我,过些时候我会回来看你。”

范明的舅姥爷也说:“孩子要去,就让她去吧,有我在,你放心好了。她到医院学医,将来当个医生不是很好吗?以后我会送她回来看你的。”

范明的母亲是小脚,想追范明又下不了陡坡,只好抹着眼泪看着范明渐渐走远了。

就这样,范明来到了在黄安姜家岗的红一军医院参加了红军。

范明高兴极了,她的愿望实现了,她和花木兰一样从了军。她决心要像花木兰一样成为有本事的女红军。

(二)苦练医术强本领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西去川陕。在党的领导下,皖西北地区又迅速组建了红二十七军,并组建了红二十七军医院,范明就在医院当医官。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二十七军转战边区13个县,钳制敌人5个师以上的兵力,经历大小战斗数十次,战胜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军医院随军行动,范明在战斗中抢救伤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1月底,红二十七军番号撤销,又重建了红二十五军。红二十七军军医院改为红二十五军总医院,开始设在金寨境内的熊家河,继而迁至葛藤山,并在熊家河和赤南各设了一个分院。

范明开始在总医院工作。由于她刻苦钻研医疗技术,对伤病员满腔热情,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1933年冬,红二十五军在皖西北红军总医院召开医务扩大会,范明作为“模范医务工作者”受到表彰。1934年1月,范明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她决心为革命拿好手术刀,为党的事业做出新贡献。从此,她对白己的要求更高了,工作劲头更足了。

不久,上级决定范明担任第一分院的院长。后第一分院与总医院合并,范明又担任了总医院院长。范明深感肩上的担子很重、责任重大,但想到这是革命的需要,她便满怀信心、夜以继日地做好医院的各项工作,克服重重困难,千百计救治伤员,为伤员搞好服务。

正当范明全身心地投入医务工作时, 1934年冬,皖西北“肃反”扩大化的灾祸降临到她的头上。她被冠以“AB团”的罪名遭到逮捕,关进了医院边的茅棚里,审讯人员硬逼着她交代其他人的问题。面对冤屈,范明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是反革命,我相信组织上会弄清我的问题的。不能做出对不起党、对不起同志的事,宁可自己吃苦受刑,也不能乱咬乱供。在一个多月的折磨中,范明坚持说实话,宁死不承认自己是反革命。

一天,审讯人员将范明进行严刑拷打后,将她押往一个山洼里准备处决。范明想到自己蒙冤死去再也不能抢救伤员、再也看不到战友了,她心里十分难过。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突然传来了喊声:“范医官不能杀!范医官不能杀!”

原来是几个轻伤员听到范明将被处决的消息后立即跑过来说情。接着重伤员们又一致联名担保恳求,范明终于免于处决,死里逃生。

范明被放出来后,由于受了重刑和刺激,身体虚弱,精神一度不正常,过了一段时间才恢复。尽管遭受这样重大的打击,范明并没有因此而消沉。她认为“肃反”是一场运动,不是针对她一个人的。这些错误并不代表党组织的真实意图,就是父母亲也有错怪孩子的时候。因此,她不计这些恩怨,重新振作起来,投入到艰苦的工作中。

(三)救死扶伤吃千辛

1934年11月中旬,红二十五军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入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国民党派重兵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行反复“清剿”,疯狂杀害革命群众,很多地方都成了“白天不见人,晚上不见灯”的无人区。国民党实行移民并村、保甲连坐,还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妄图将大别山革命火种扑灭。然而,鄂豫皖边区的党组织和人民没有被敌人的嚣张气焰所吓倒,他们再次组建了红二十八军和地方武装,坚持同敌人展开游击战争。

当时的环境极为艰苦恶劣,有时整天饿着肚子。在岳西鹞落坪,范明等红军战士几个月没有吃到一粒盐,主要靠野菜、野果充饥。野菜野果吃完了,就吃观音土(一种白色的黏土)充饥,吃后肚子特别难受。但为了生存和战斗,范明和同志们不得不咬着牙咽下去。

冬天特别难熬,没有棉衣、棉被、棉鞋和袜子,范明和大家一样赤着脚、穿着草鞋,能找块旧布将脚包起来就很不错了。敌人不断“追剿”,红军不断游击转战。通过敌人的封锁线时,范明和大家就隐藏在雪地里等侦查员回来,等久了全身都会冻僵、四肢麻木、失去知觉。特别是夜行军,饥寒交迫、饥累交加,稍不留神就有掉队的危险。由于极度疲惫,一停下来人就会睡着。范明为了使自己不掉队,再累也不躺下休息,只是用头顶在前面同志的背上打个盹。这样,前面的同志一走,她就能立刻惊醒。雪地行军,范明身着薄薄的单衣,头发上和衣服上的水汽都结成了冰霜,但她从来没有叫一声苦,也从来没有动摇她的革命意志和决心。

1935年春以后,红军总医院基本上不存在了,范明等10多名医人员化整为零,分散行动。在流动性很大的游击战争中,范明这些医人员的任务更为艰巨,困难也更多。打仗时,医务人员要到前线抢救运送伤员;部队休息时,医务人员要安置护理伤员。特别让范明感到最难的是搞不到药品。为了抢救伤员的生命,范明千方百计地收集民间单方,用中草药和土办法为伤员治疗。好在这些因地制宜地自制药品收到了良好的医疗效果。

1935年冬,红二十八军手枪团在蕲春将军山与敌人遭遇,战斗十分激烈。一个伤员被抬了下来,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范明掀起衣服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伤员肚子上有一条几寸长的口子,肠子被拖在外面,还沾满了灰尘。范叫看着伤员痛苦的神情心急如焚,在同志们的帮助下赶紧救治。她将自己炮制的阿片酊让伤员服下,接着为他清洗伤口、做手术。手术很成功,伤员度过了危险期。20多天后,伤口愈合,这个伤员归队了。范明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为自己能给红军增加一份力量而高兴。

范明的工作尽职尽责,甚至把伤员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为宝贵。一次,在飞旗山的战斗中,范明冒着敌人的枪弹到阵地上抢救伤员。敌人一颗炮弹打来,范明头部受伤,顿时失去了知觉。当同志们把她救下来时,她手中还紧紧抓着绷带。

一次遭遇袭击,敌人见范明背的草药包鼓鼓的,以为是钱财,拼命地追她。范明急中生智,将草药包丢在地上。敌人见东西丢下,就停住脚打开包查看,范明乘机脱身。可丢了草药包,范明感到揪心地痛,虽然草药可以再采,但需要花费时间啊!敌人走后,范明抱着侥幸的心理到原地寻找,没想到居然还找到了!草药包被敌人翻了个底朝天,草药撒得遍地都是。这些东西,敌人看不中,没要;范明喜出望外、如获至宝。

在三年游击战时期,范明和医务人员在鹞落坪的深山密林里搭了20多个棚子来安置伤病员,办起了“山林医院”。在范明和医务人员的救治下,一批批伤员伤愈归队。

每当伤员归队时,范明都感到特别欣慰。她觉得能医治好伤员的伤,让他们重返部队,是自己最快乐的事、最大的幸福。

(四)女扮男装传英名

范明不仅为部队的伤病员治疗,也为当地的群众治病。随着她医术的不断提高,名声也越来越大。一位老乡的眼睛几近失明、苦不堪言。范明为他做了手术,解除了他的痛苦,重见光明。这个老乡感激不尽,逢人就说红军的女医官是个神医。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敌人的耳朵里去了。敌人为了抓住红军的女医官,使红军伤员得不到救治,便一面贴出告示悬赏捉拿,一面派出便衣四处侦察伺机捕杀。范明为了掩人耳目、不被敌人发现,从1935年5月开始便女扮男装,随队伍一起,主要在赤南、蕲春、太湖一带活动。

女扮男装给范明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但她都想办法一一克服了。平时,她像男同志一样刚强勇敢,凡是男同志能做的事,她都尽力去做,再艰苦的工作她都拼命地干,让人看不出一丝女性的柔弱。一次,一个老乡突然发现了她有女孩子戴耳环的耳朵眼,感到很疑惑。范明机智地告诉他,自己家乡有惯宝宝要穿耳朵眼当作女孩养的风俗,结果这位老乡信以为真。

由于当时伤员分住在各个村庄,医护人员每天都要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到一个村又一个的村子里去治疗。这样时间一长,容易暴露目标。敌人就派出部队搜山,捕捉伤员和医务人员。一次,范明等红军在蕲春将军山活动时被敌人发现,敌人立即出动队伍搜山。听到枪声,范明赶紧背着医药包冲出村子上了山。将军山有大小山洞70多个,范明想到敌人肯定会首先搜山洞,那里去不得!她观察到一块大石头下面长满了荆棘,她不顾荆棘扎人,钻进大石头下面藏了起来。敌人果然挨个搜山洞,有几个敌人还站在范明藏身的石头上边向山沟树林中扔石头边叫喊:“快出来吧,我们不杀医务人员!”“你出来吧,到我们这里来干,你要什么待遇就给你什么待遇,要多少大洋就给你多少大洋!”

范明听到后,心中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也不看看红军是什么样的人!”敌人在山上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一无所获,只得垂头丧气地下山走了。1936年秋,范明随便衣队送3个伤员到蕲春县仙人冲一个保长家安置。这个保长明里是为敌人做事,暗中却在保护我们的同志。保长将伤员隐藏在他屋后高山上的一个隐秘山洞里,让范明住在他家。他见范明是个“男”的,就让范明和他家男孩住在一起。范明借口说他们家经常有人来,容易被敌人发现。保长就改变了主意。

一天傍晚,范明护理伤员回到保长家,刚准备吃晚饭,忽然听到有人问话。范明一听口音不对,知道是敌人来了。她赶紧从后门跑到山上。敌人开始搜查,并审问保长的老伴,又打又骂,要她交出红军的医官和伤病员来。保长的老伴被打得哭叫不止,坚持不说。敌人在山下不断打枪,并用手电筒乱照。为了伤员的安全,范明拼命向山上山洞相反的方向跑去。由于天黑看不见,范明一脚踩到了一个野猪窝上,野猪嗷嗷乱叫要咬她。范明慌忙转到一块岩石背后躲藏起来。野猪还在寻找,范明继续向山上跑去,最后在半山腰的一块大岩石边停下休息。此时,她又饿又累实在跑不动了。敌人在山下闹了一夜,范明只身在山上躲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敌人撤走了。范明没有立即下山,先绕道去看伤员,看到伤员们安然无恙,范明高兴得连累和饿都感觉不到了。

下午,范明下山路过昨晚躲野猪的岩石边时,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岩石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她昨晚只要再向前迈一步就没命了。范明在这个保长家住了半个多月,保长一点没看出这个医官是女扮男装的。直到1937年8月,鄂豫皖边区实现了国共合作抗战,范明才恢复本来的面目,重新现出女儿的风采。很多同志都大吃一惊,他们惊讶地说:“没想到范医官原来是个‘花木兰’!”

抗日战争时期,范明在新四军任医务所所长,后改做政治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范明在华东军区后勤生产部政治处、南京军区后勤部工作。1988年,范明荣获二级红星勋荣誉章,1997年离世。

二、胡继亭:能文能武、战功赫赫,是一位了不起的抗日英雄

胡继亭(1916--1944),又名胡继庭,安徽金寨人,出身于贫农家庭,1929 年参加革命,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的秘书。

1934年10 月,中共鄂豫皖省委和红二十五军开始长征,胡继亭继续留在皖西北道委工作,坚持鄂豫皖根据地的斗争。1935年初,红二十八军建立,胡继亭任军委秘书,参与高敬亭主持的党务、军务等决策工作,为红二十八军起草了很多重要文件材料,对红军队伍的建设起了重要作用。1935年冬,胡继亭任鄂东道委书记,他致力于恢复发展党的组织和地方政权,组建便衣队,开展反“围剿”斗争。1936年夏,胡继亭回红二十八军军部工作,为粉碎敌人的“三个月清剿”,他提出“必须发展和加强便衣队建设”的建议,得到了高敬亭的重视与采纳,鄂豫皖边区的便衣队得到了很快发展,成为配合红军作战、掩护伤病员、反击敌人“清剿”的一支武装力量。

抗日战争爆发后,红二十八军根据党的指示,与驻鄂豫皖边区的国民党军卫立煌部进行停战谈判,胡继亭参与研究方案,协助高敬亭妥善处理军政事务,使谈判得以顺利成功。

1938年2 月,红二十八军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胡继亭任新四军四支队第七团政治处主任,随军东进抗日前线。9月,胡继亭率七团三营配合四支队特务营,在安庆至桐城公路沿线的棋盘岭、铁铺岭3 次伏击日军向西进犯的运输队,共毙伤日军联队长以下官兵185 人,炸毁汽车54 辆,缴获数十支长短枪及大批军用物资。

9月2日夜,新四军第4支队特务营和第7团第3营4个连及两个便衣班,从挂车河出发,拂晓进抵安徽省安庆至桐城公路上之棋盘岭埋伏。

3日晨9时许,日军汽车80余辆驶近棋盘岭隘口。便衣班首先将先头两辆击毁,第3辆汽车亦被集束手榴弹炸翻,后面汽车相继停下,长约10里,新四军迅速出击。日军下车乱窜,被大量杀伤,其余退至棠梨山顽抗。此次战斗历时半小时,共击毁日军汽车50余辆,击毙日军70余人,缴获步枪21支、子弹700余发、小太阳旗百余面、防毒面具20余套、指南针20余个、文件两挑、照相机两架、食品罐头200余箱及其他用品。新四军亡干部1人、班长1人,伤7人。

此次伏击取胜后,日军由桐城派出装甲车两辆,载步兵1个中队(100余人),每天来往巡查桐城至新安渡间公路。新四军第7团第3营于9月17日再次在棋盘岭设伏。

上午11时,日军骑兵60余人从新安渡北上,后有汽车百余辆跟进。接着又发现杨西桥附近日军装甲汽车向南驶来。第3营对新安渡前来之敌坚决阻击,重点伏击两辆装甲汽车。第1辆被击毁,炸死敌10余人。第2辆的日军仓皇下车,利用地形顽抗,双方相持约30分钟。新四军从右侧向敌迂回,敌向洪家山退却。新四军猛追,直扑堤岸,将敌大部消灭。残敌30余人向杨西桥方向溃逃。其时,警戒班对北上的日军骑兵以机枪猛烈射击,阻止敌人前进。

战斗持续1个多小时,击毙日军联队长、中队长等军官4人、士兵80余人,伤6人,击毁装甲车两辆,毙马4匹,缴获步枪38支、手枪5支,左轮枪2支、军旗12面、子弹2000余发。战后安桐公路5天不通敌车,桐山、舒城、潜山之敌被迫撤退。新四军亡排长1人、班长1人、战士1人,伤副排长以下6人。

11月,胡继亭又率队在棋盘岭狠狠地袭击日军装甲车队。这次袭击,消灭敌军官4人、士兵80多人,毁装甲车两辆,缴获大量军用物资。由于作战有功,胡继庭受到了嘉奖,不久,调任九团政委。

1939年6 月,胡继亭被调往军部学习,后调到二师工作。1943年3 月,他率小分队掩护有关人员渡江时,被日军所捕,囚禁于铜陵监狱。被营救出狱后,任新四军沿江支队参谋长兼中共桐(城)怀(宁)潜(山)中心县委书记。其间,他不仅领导部队对日、伪、国民党军作战,还全力开展桐、怀、潜抗日根据地的建党建政工作,贯彻执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1944年2 月,国民党顽固派向桐城东乡抗日根据地发起进攻。2 月12 日,胡继亭在陈瑶湖钟泊地区指挥作战时,受到敌军200 多条船只的围攻,他率部奋力抗击,终因敌众我寡,不幸壮烈牺牲,时年28 岁。

三、张帆讲述的范明和胡继亭的几个小故事

张帆是范明和胡继亭的亲外孙,他说:“我从小是姥姥范明一手带大的,姥姥经常给我讲起她和姥爷胡继亭在大别山战斗的往事。我记得姥姥经常说红军便衣队,经常提到熊家河、苏仙石、金刚台、伏山、金家院子等地名。我之所以记得很清楚,是因为这些地名很有特点。很小的时候,听见姥姥说起这些地名,我就在心里产生很多疑问:比如,熊家河有熊吗?苏仙石有仙吗?金刚台有金子吗?金家大院子到底有多大?我小时候总是向姥姥问这些问题,后来才知道这是他们当年打游击的地方!”

(一)姥爷给我妈妈起了一个很中性、很有寓意的名字

张帆告诉我,他在读初中的时候才理解什么是牺牲?什么是烈士?因为姥姥常常跟他说起姥爷牺牲了、姥爷是烈士。因为他没有见过姥爷,所以就特别好奇,老是问姥姥有关姥爷的事情。姥姥告诉他,那个时候,姥爷在前方打日本鬼子,姥姥在后方医院,见一次面非常不容易。在张帆的妈妈快要出生的时候,姥姥叫姥爷给孩子起个名字。因为不知道到姥姥将来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于是,姥爷就给未来的孩子起了一个很中性的名字:胡曙光,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用。姥姥说,姥爷给孩子起这个名字,还有深刻的寓意,那就是希望早日迎来抗日战争胜利的曙光!

(二)姥姥用土办法救活了一位将军

张帆说,姥姥给他说过很多故事,有的百听不厌、有的耳熟能详、有的记忆犹新、有的终生难忘。特别是姥姥亲身经历的那些故事,更是让他常常想起,并且感到无尚荣光。

1934年底,红二十五军长征去了,姥姥当时是赤南红军医院的院长,大部队一走,所有伤员都开始分散转移,有的进入金刚台地区的山洞,有的转移到可靠的群众家里。当时,他姥姥主要活动在苏仙石、金刚台、伏山、熊家河这一带。敌人为了瓦解红军力量,在各个交通要道张贴布告,用金钱悬赏捉拿红军战士、用大洋作饵诱惑红军战士,尤其声称对红军医官会给最高最多的钱......姥姥他们看了这些,都说国民党真是瞎了狗眼,你们没有看看我们红军战士都是一些什么样子的人!由于伤员分散荫蔽,红军的医护人员只能便化装成老百姓去流动看护。有一次到苏仙石便衣队躲藏的山林中看护伤员,遇到了一个紧急情况:一位名叫张宜爱的便衣队班长和敌人遭遇后受重伤,子弹从腹部后侧射入、前侧穿出,肚子上留下一个大血洞,肠子都流出来了,情急之下,只能用碗盖住伤口。此时,正好遇到姥姥去便衣队,于是,大家赶紧把伤员送过来。

姥姥回忆说,当时什么医药设备都没有,便衣队员们认为救不活了、都准备棺材了。姥姥下决心一定要救活这位受重伤的班长。于是,姥姥让其口服自己调制的草药稳住生命,然后用盐水清理伤口,用竹片竹夹等土工具将肠子推回腹部,最后用开水消毒的细棉线,将其腹部伤口縫合,最后用熬出来的南瓜瓤子和草药混合物覆盖住伤口消炎止血。姥姥硬是用这种土办法挽救了这位年轻战士的生命,这位班长活了过来,1960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姥姥由此出了名,当时的便衣队战士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姥爷那时在红二十八军军部负责全军的政工和宣传工作,自然也知道了这个令常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从此姥姥和姥爷开始了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的美好历程。

(三)姥爷留下了两张珍贵的照片

张帆说,姥姥每次讲起姥爷时、总是绘声绘色,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对往事、对亲人的深深眷念。姥姥说姥爷胡继亭会识字写字,在当时的金寨这个地方就算是一个小秀才了,后来参加革命又上了列宁小学,能写宣传标语和对子,小小年纪就跟着红军开始搞政治宣传,后来就成了一名红军宣传员,15岁时就是少年共产党员和六安区的少共书记了。

张帆说,小时候听了姥爷的故事就非常想看看姥爷长的是个什么样子?姥姥告诉他,姥爷有2张珍贵的照片留在人间。一张是姥爷穿着军装坐着的照片(上图)。那是1938年国共合作抗日、红二十八军在七里坪改编成新四军四支队时照的。那时,刚刚发了新的军装,部队统一组织团级干部照了像,姥爷当时是新四军四支队军政委员、七团政治部主任。

姥爷的第二张照片是三个人的合影(上图)。姥姥告诉他:这张照片是新四军最大的官给姥爷他们三个战友拍的合影。张帆说,他当时才上初中,对最大的官没有什么概念,长大以后查阅历史资料才知道,这张照片弥足珍贵,这是当时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给姥爷及其战友们拍的合影。这张合影摄于1939年,地点在安徽庐江东汤池江北抗日指挥部,姥爷当时是新四军四支队九团的政委,姥爷右边的是九团团长詹化雨,左边是八团副团长林凯(照片后面的说明是叶挺将军的手迹)。这张照片是姥爷一生的最后一张照片,姥爷和姥姥没有合影,姥爷和自己唯一的女儿、我的妈妈也没有合影。战争年代对于军人来说,一家团圆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全家福照片就更不要说了。如果不是叶挺将军特地给姥爷和战友们拍了一张合影,姥爷可能就不会有两张珍贵的照片留在人间了!

(五)棋盘岭伏击战是姥姥、姥爷一生最引以为豪的战斗故事

张帆说,姥姥一生跟他说的最多的是姥爷胡继亭打鬼子的故事,特别是棋盘岭伏击战的战斗故事。因此,张帆对这个棋盘岭伏击战的印象特别深,后来他自己就开始寻找棋盘岭伏击战的历史资料。他说:《新四军文献资料》中是这样记的:1938年9月2日夜,新四军第4支队第7团3营的4个连和特务营及2个便衣班,在七团政治部主任胡继庭(亭)的指挥下,从挂车河出发,拂晓进抵安徽省安庆至桐城公路上之棋盘岭埋伏......战斗持续1个多小时,击毙日军联队长、中队长等4人、士兵80余人,伤6人,击毁装甲车2辆,毙马4匹,缴获步枪38支、手枪5支、左轮枪2支、军旗12面、子弹2000余发。此后新四军又连续在公路伏击日军运输队,战后桐城至新安渡之间的公路5天没有敌车来往,桐山、舒城、潜山之敌被迫撤退。

张帆说,关于这段历史他收集了很多资料,最有对比和佐证价值的就是他找到了日本出版的日军在华作战记录,其中也有1938年9月份新四军在安(庆)桐(城)公路连续伏击日军运输队的记载。

日军的作战记录大意是:1938年9月新四军在安桐合公路多次伏击日军的运输车队,被击毙日军将校十余人,这种系列伏击一直持续到38年(1938年)末。

新四军军史里的记载是这样的:这一系列伏击战,名称叫“棋盘岭伏击战”,第一次伏击战斗详报:我毙敌70余,击毁汽车50多辆,缴获步枪、手榴弹等不少军用品,达到了预期战斗目的(《棋盘岭战斗详报》(1938年9月3日),见《新四军文献》,第380~382页)。

第二次伏击战斗详报:10月间,第4支队第7团第3营一个连再次于安桐公路铁铺岭伏击敌运输车队,激战半小时,将3辆车上的敌兵29人全部歼灭。20分钟后,敌装甲汽车赶到,我军已无踪影(《铁铺岭战斗详报》(1938年10月)。

第三次伏击战斗详报:7团第2营则又一次在棋盘岭伏击了敌人的两辆装甲汽车,击毙敌军官4名,士兵80余名(《棋盘岭战斗详报》(1938年11月)。

张帆说,这些文献资料、作战记录、战斗祥报,都对棋盘岭伏击战进行了记录和记载,充分说明这些战斗非常特殊、非常重要、非常有意义!而他的姥爷胡继亭就是这指挥这些战斗的指挥员之一!他为自己能有这样英雄的姥爷、英雄的姥姥而骄傲、而自豪!

张帆还说,他和父亲张黎、母亲胡曙光、弟弟张狄以及他们全家,对姥姥、姥爷都充满了无限的怀念和敬仰!此前,他们曾向安徽烈士陵园捐赠了姥爷留下的一些文物资料,并且带着第四代的孩子们爬上了金刚台、追寻先辈足迹、传承红色基因。他们将永远继承先辈的光荣传统,在新的长征途上,永远不忘初心、永远牢记使命,为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更加富裕、更加美好而不懈努力、永远奋斗!

作者(收集整理者):胡遵远 张帆

作者(收集整理者)简介:胡遵远,现任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档案馆馆长,金寨县红军和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金寨县政协委员、常委、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是六安市政协委员、作协会员、党史教育宣讲团成员;安徽省高校系统优秀思想政治理论课示范课“巡讲团”成员、党史教育宣讲团成员、作协会员。先后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档案局、安徽省委宣传部等部门授予“全国档案系统先进工作者”“全省基层理论宣讲先进个人”“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个人”“广播电影电视系统先进工作者”“六安市服务工业发展先进个人”“优秀政协委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称号。

胡遵远长期从事新闻宣传和地方党史军史研究工作,先后在各级各类媒体发表新闻、论文、文章1000余篇(条)。近几年,有600多篇纪实文学作品在《人民政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解放军报》《学习时报》《中华魂》《百年潮》《中国人才》《中国档案》《国防参考》《军事史林》《人物传记》《文化月刊》《党史纵览》等60多种公开发行的报刊发表。被有关单位授予最具影响力作家、最具魅力作家、当代散文名家、百强华语作家、十佳卓越作家等称号。

胡遵远主编过《中国共产党金寨县历史(1949--1978)》《金寨县志(1949--2007)》《安徽红色历史记忆丛书----红色金寨(卷)》《八月桂花遍地开----金寨红色文化系列丛书》《话说红色金寨》《将军县的家风故事》《将军县的初心故事》等书籍。参与主编的《话说红色金寨》获安徽省“五个一”工程特别奖。

《中国国防报》《党政周刊》《知识----力量》《铁军》《皖西日报》《六安新周报》及六安广播电视台等媒体和几十家网站先后对胡遵远作过专门报道。

责任编辑:兰明启
手机版
相关阅读
本月排行
频道总排行
关于我们法律顾问人员查询广告服务诚征英才免责条款隐私保护廉政建设投诉中心联系我们手机版
党政周刊网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2037 by www.dzzk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57422509 值班电话:13240250789
投稿邮箱:cndzzkw@sina.cn
法律顾问: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经营许可证:京B2-20192563号
出版经营许可证:新出发京零字第朝200078 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6360号